本站域名可出售转让,联系QQ:984014
当前位置:海棠书屋(海棠文学)热门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影视门第分集剧情介绍第23-24集
门第分集剧情介绍第23-24集
2022-07-23

门第分集剧情介绍第23集

在报复金子夫妻的同时,柳如意因为警察抓捕的原因丢失了银行卡,事后她从警察局出来,回到当天打架的地点,开始在草丛之间寻找银行卡,此时恰好金子从外面回来,一见柳如意弯腰寻找东西,金子当场指出柳如意在寻找银行卡,柳如意没有否认金子的猜测。

金子见状开始帮助柳如意,主动在小区内各个地方搜找银行卡,在寻找过程中,她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,愧疚之下向柳如意表达了歉意,同时透露自从罗胜利被打之后,自己经常晚上失眠,柳如意闻言理所当然接受了金子的道歉,随后终于在草丛中找到了银行卡。

银行卡已经被柳如意找到,金长如释重负松了口气,要求柳如意以后不要再来找自己的麻烦,柳如意却并没有放过金子,指出银行卡里面的钱不够。

金子一听柳如意说钱不够,立即露出为难之色透露自己已经没有多余的金钱,柳如意看金子不像是说谎,随后打消继续向对方索要金钱的想法,离开之时告诫金子以后不要再找罗胜利。

回到娘家之后,柳如意将存折放进一只铁盒中,同时叮嘱母亲必须好好保管铁盒,柳母闻言想到了罗胜利,于是见劝说女儿不要再照顾罗胜利,柳如意闻言没有同意母亲的提议,表示自己要一辈子照顾罗胜利。

柳母眼顿时被柳如意的话气住,当场与女儿发生了争吵,待女儿离去之后,柳母悄悄打开铁盒取出了存折,赫然发现存折中有一笔巨额存款,

罗胜利被打手教训之后落下下脚瘫痪的后遗症,长此以外,整个人变得意志消沉,罗小贝担心哥哥从此变得一撅不振,于是每天都抽出时间安慰哥哥,罗胜利面对妹妹罗小贝的安慰依然无法解开心结,痛苦中还向妹妹透露自己身体健康之时不爱柳如意,身体残击以后依然不爱柳如意,罗小贝见劝服不了哥哥,只得无可奈何的捡起被哥可扔掉的衣物,转身上楼忙活别的事情。

何春生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份工作,结果却被开除,罗小贝得知何春生被开除的事情,立即询问原因,何春生正处于心情烦燥的阶段,一听罗小贝提到自己的烦心事,显得更是焦燥不已,罗小贝眼见老公烦燥,当场表示罗家有房有车有钱,以后就算何春生不工作也一样可以活得无忧无虑。

本来罗小贝的意思是让何春生不要急着去找工作,不料何春生没有理解罗小贝的意思,顿觉尊严受到了侮辱,随后便与罗小贝发生了争吵。罗小贝一见何春生竟然冲自己发火,恼怒中狠狠摔碎了杯子,何春生见状防效罗小贝也摔碎了一个杯子,罗小贝看着何春生模防自己的模样忽然笑了起来,夫妻对峙间,一阵焦糊味从橱房中飘了出来,闻着这股焦糊味,罗小贝猛然记起自己之前曾在橱房中煮菜。。

门第分集剧情介绍第24集

罗胜利虽然无法外出,但还可以做一些生意上的事情,一次他坐在院外与客户谈业务,待客户离去之后,柳如意端着开水来到院外照顾罗胜利,罗胜利此时已对柳如意改观了看法,眼见自己残击,柳如意依然坚持要照顾自己,他的心中升起愧疚的同时询问柳如意的工资有多少,柳如意闻言透露自己的月薪是一千元。

罗胜利一听柳如意的工资才一千元,立即劝说对方不要再照顾自己,以免影响工作,不料柳如意不赞同罗胜利的观点,依然坚持在家照顾罗胜利,罗胜利见柳如意如此固执,当场透露就算柳如意走了,自己可以雇佣一名保姆,柳如意闻言计上心来,当场劝说罗胜利要是找保姆,不如就找自己,罗胜利见状无可奈何,只得询问柳如意想要多少工资,柳如意想了想,最后提出一千元的月薪要求,罗胜利闻言二话不说愿意给柳如意二千元月薪,说完话这后要求柳如意推自己回房发工资。

二人回到房间之后,罗胜利在柳如意的帮助下拿出一个钱包,然后给了柳如意二千元钱,不料柳如意又将二千元放进了钱包里面,罗胜昨见状哭笑不得,当场发起火来,柳如意却是关怀的照顾着罗胜利。

罗小贝发现公司的一笔奖金被副总监私自挪用,于是唤来副总监询问奖金去向,副总监面对罗小贝的盘问,透露因为急于与一名客户谈项目,所以才先斩后奏挪用了奖金,罗小贝闻言气恼不已,思虑片刻决定将事情报告给上级,副总监本来就不希望上级知道自己挪用资金的事情,一听罗小贝要把事情报与上报,情急之下进行劝说,最后罗小贝只得放弃追究奖金的事情。

一天晚上罗小贝正在上网,何春生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了进来,一见是何春生回家,罗小贝询问找工作的进展,何春生有气无力的坐在沙发上,透露工作太难找,随后何春生见罗小贝顾着上网不理会自己,心中顿时火起,感觉受到了侮辱,当场表态一定要做出一番成绩让罗小贝对自己刮目相看。

接下来几天,何春生继续寻找工作,一次深夜出外忽然下起了大雨,虽然雨势汹涌,但何春生丝毫不受影响,旁若无人来到一座公车站台旁边,此时恰好小曼坐着一辆出租车从公车站台经过,一见何春生站在站台上避雨,于是停车走出来,好说歹说终于将何春生劝进了车内。将何春生领到自己开办的小店后,小曼便让大周开车继续搭客,大周看着小曼对何春生如此热情,嘴上不说心里却犯起了一股浓浓的酸意。